皮格马利翁

=佐。不卖安利,屯点图,停停车。

法老王与蛇


*意味不明的短打



亚图姆在成为王之前,曾经直面过死亡。

沙漠腹地只有傍晚时分才凉爽下来。屏退了仆人,他独自在庭院里散步时,常常能听到一种异常的响动。那是柔韧的身体和沙粒摩擦发出的声音,缓慢而有耐心,通常难以被猎物察觉,但是未来的法老王拥有鹰隼的视力和胡狼的听觉,他察觉到有什么在接近,只好不动声色地向前走。

那个声音平息在了黑暗处。

再次听到那个声音时,他觉得对方仿佛已经等待了很久。他能看见那躲在侍卫看不到的阴影里高高立起的身姿,繁复花纹包裹下眼睛露出的光,听见蛇信迫不及待吐出的咝咝声。被死亡盯上的感觉,令脊背开始麻木起来。这时他突然想起前朝一位法老的逸事*,在成为法老之前,他深夜和挚友去洞穴中寻觅蛇的踪迹,以了解何为永生——这么想着,他脱口而出,“什么是永恒?”

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对方扭曲身体之后,竟然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低哑声音回答了他。

“天上的一瞬间,在地面上就要度过一百年。我不能带来永生,却可以立即把你送到天上,和太阳呆在一起。”

“要怎样做?”

“怎样做?你看到这毒牙了吗?只要将毒液注进去,即使你是国王,也会立即死去。”

他摇摇头,“那你为什么停下来了?” 

“那是因为我现在没有这个心情。因为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我特别优待你。”蛇摆了摆尾巴,将身影重又隐藏在花坛的阴影中。“想要离开这副躯壳的时候,就呼唤我。”

这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呢?他晃了晃脑袋,心想着,大概是昔日的残片也随着记忆复苏而觉醒了。他在这既不是天上也触不到地面的容器中漂浮的时间太长了,长久到连名字都成了一片空白,直到最近才将其寻回。

三千年——地面上的三千年,仅仅对应了天上的多少个瞬间啊。昔日他追问着永恒的答案,现在他的目光却停留在过去,为空虚的内在被回忆填满而感到喜悦。

而分别的时刻也即将到来。

“另一个我?”

耳边响起伙伴的声音,他回过头去,对方特意揉了揉眼,睡眼惺忪的样子。“这么晚了,睡不着吗?”

“你也一样吧?明天的决斗。”

“……嗯。”

那笑容比平时都要开朗,就像是在说“不要担心”似的。他心里也难受,难受完又变得坦然,岔开话题说,“你听说过蛇会说话吗?”

伙伴疑惑地偏了偏头,“听过的故事里最有名的果然还是那个吧,'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我生活的时代,比这个故事还要早很多年。”他缅怀的垂下头,“而蛇一直是沙漠里常见的动物。”

“这么说来,你曾经跟蛇说过话?”

“那可是神话能够成为现实的时代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有条蛇对我说过,当我想回去太阳那儿的时候,呼唤它就可以了。”

他们短暂的沉默了一下,谁都没想好该怎样在言辞上回避即将到来的决斗。伙伴的沉默,反而成为助长内心情绪的催化剂,让他顿了一下,最终说出:

“明天,全力以赴吧?”

“嗯。”

于是二人相视而笑,再无话。

在长夜的黑暗中,他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被束缚在容器中长达三千年的灵魂,第一次安然进入梦境。然而这段回忆无法跟任何人分享,它属于埃及,属于带着泥土香味的尼罗河边的空气,属于那片干燥晴朗的大地。

他梦见自己来到在那扇门前,近乎冷漠地注视着它缓缓开启。随着门内的景象一点点呈现在眼前,他理解了,明白了——那是他的故国,终究要回归的土地。那一瞬间,有什么缠上他的手腕,随着耀眼的白光覆盖了意识,王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光芒之中。


fin



*事实上这里用的是后世拉美西斯二世的梗。
*致敬小王子挺明显的我觉得。wb那边忘说了,这边补上。


评论(3)
热度(17)

© 皮格马利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