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格马利翁

=佐。不卖安利,屯点图,停停车。

[叶喻]告别旅行


_

"我好像忘了带毛巾。"

喻文州本来一直看着车窗外沉默不语,神色高深莫测,突然语调平平的陈述了一句。叶修在列车上没烟抽,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犯困,随口接了一句,没事,用我的。

"不是,我收行李的时候把毛巾放在一起,出门的时候忘在桌上了。"喻文州苦笑。

叶修心想这个人素来细心,今天怎么就丢三落四了起来。然而并不细想。他随口揶揄道,下次索性什么都不带,来一次说走就走的露宿街头?

喻文州头也不抬回道,好啊。

他俩都知道没下次了,也就一反常态,热切随意,说些越矩话。叶修还凑到喻文州肩头嗅嗅,说,挺香的,我看你今天也不用洗澡了,直接去露宿。
 
喻文州说,那不成,这么冷的天,你得陪我一起。
 
他们选今天出门,不巧正好降温,天阴得要滴出水来。远处的云压着山峦,层层叠叠,只在裂缝处露出一点天的苍蓝色。更近一点的则悬在头上,悬在那些红色屋顶的烟囱上方。叶修依稀想起他俩确定关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下午。

欧洲的天气总是捉摸不定,山脉下的城市就更容易受到冷气团的影响。他们第一次来苏黎世的时候,也赶上气温骤降,叶修出发前还自夸自己行李最少,来去如风,结果被夏季突然的低温狠狠打脸,只好涎着脸去跟喻文州借外套。

他和喻文州身高一样,身材相仿,又有讨论战术的需要,一来二去,被黄少天吐槽你俩怎么天天在一起看着你俩似笑非笑的就心里发虚,啊不队长我说的是他不是你……云云。每当这时叶修就瞟一眼喻文州,对方也就笑笑,两个人心照不宣。

他本来是个随性人,跟谁打交道都不刻意费心,喻文州性格其实好打交道,他若是不存心瞒着,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刻意绕个弯,也是一看即知。别人看喻文州一脸高深莫测,他看他一脸坦荡。这样的人开得起玩笑,叶修就总喜欢去撩一撩——然而喻文州总是率先示弱。他不生气也不正面跟你争辩,只是平平淡淡的把话题拨转过去,坦然的说,哎,我就是这样,真没办法。这让叶修这样脸皮厚的主,总以为自己已经快要碰到线,不好意思再试探他。但日子久了,越是这样,叶修越想要试探喻文州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陷入了某种恶趣味,不过知道他俩没可能,反倒坦然得很。

打破这种僵持的局面的是喻文州。当初得知叶修退役之后,圈里人办了个小小的欢送会,名为热烈庆祝移走人民头上的一座大山,实则抓紧时间打击报复。叶修被劝了几巡酒,人事不醒的时候,就迷迷糊糊记得喻文州一边告别了续摊的众人一边架着他说了些什么,过了几天才吃味。

被人喜欢的感觉并不赖,只是这告别的意味重,告白的意味轻,叶修动摇完,还没有恋爱过,就尝到了失恋的滋味。

到了苏黎世的时候,语言不通加上比赛的压力,容易让人对内产生亲近感。有天叶修去喻文州房里借衣服,忍不住问了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喻文州想了一会儿,说,暂时还没变,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

叶修说,我觉得我俩挺合适的。

喻文州就说,好。

一开始并没引起什么注意,毕竟叶修总有借口往他那边跑。等打完比赛回国了,这两个人要一起去旅游,苏沐橙才察觉到有什么。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逐渐成了公开的秘密。
 
他们出去旅了几次行,在旅店里做了爱。喻文州最近有的时候会说梦话, 叶修知道他睡得并不安稳,听到他梦呓,就把他揽得更紧。窗外细碎冷寂的声音袭上来,有时候让人觉得空虚。这是叶修退役之后,在玩荣耀的间隙偶尔会感受到的那种空虚。但是就像对待前者一样,他习惯把这抛在脑后。

——这种不安是何时开始放大的?……

叶修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想了太多,赶紧止住了思绪。他们的最后一次旅行,将苏黎世作为最后一站,不说缅怀,也是有缅怀的意思在里面。

他们从前在苏黎世火车站走过几次,它和以往依旧没太大差别。站台边的简笔涂鸦, 大厅上方悬着的像素画, 出站就能看见的国家博物馆——

他俩走在街头,叶修看到那个油墨脱落的自动贩卖机箱,想起他们第一次上街,不明所以的对着字迹辨认半天,查到那个单词意思是国家卫生机构之后的尴尬,忍不住偷乐。喻文州看来也想起同一件事,两个人对视一眼,叶修扔了几个硬币进去,拿了一个小包装出来。

他们沿着河岸往前走,随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在市内到处逛过之后,终于下起了雨。叶修看着走在前面那个背影,明明触手可及,一瞬间却突然显得遥远起来。他张张嘴,终究还是清晰的说,"真想和你旧情复燃。"

喻文州有点诧异,回头看着他,温温和和地说,下辈子吧。

 

他们都已经白发苍苍了。


end。

评论(1)
热度(14)

© 皮格马利翁 | Powered by LOFTER